无人售货架要进办公室但不可能随随便便成功
发布日期:2021-07-20 17:57   来源:未知   阅读:

  11月20日晚间,顺丰集团通过官微发布消息称,旗下的无人零食售货架“丰e足食”上线。最初在深圳开启,未来会推向全国。

  近年来,无人售货模式在中国可谓遍地开花。商场、车站、校园等公共场合都随处可见无人售货机。无人售货模式早期在日本最为常见,此后传入中国。如今日本又有了售卖零食的无人货架,并且已经进入办公室。

  在中国,类似的场景也同样在上演。近两个月,大批新兴的办公室无人货架创业公司频频融资,而如顺丰这样的巨头也开始入局。虽然无人货架还未到爆发的程度,但显然竞争局势已经拉开帷幕。

  看起来,无人零食货架能够满足白领群体对于零食的需求。然而白领人群的规模、食品品类,以及来自外部的压力等因素,都可能对无人零食货架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影响。

  在我们普遍的观念中,自动售货机起源于日本。其实,早在古埃及时代,自动售货装置就已出现。亚历山大科学家HERON在其所著的《气体装置》中,描述了一种名为“圣水壶”的装置,只要将钱币投入,水就会自动流出。这其实就是自动售货机的雏形,在公元前215年,埃及寺院已经开始用这种装置来销售所谓的“圣水”。

  在日本,第一台自动售货机于明治23年(1890年)获得了专利,彼时尚未投入实际应用。1904年,明治时期的发明家俵谷高七发明了邮票明信片自动售货机,被当时的邮递机构采用。

  最早普及开来的自动售货机是1924年由中山小一郎制作的袋装零食自动售货机,并被大量放置在全日本零食店门口。自此,自动售货机在日本以零食、香烟、邮票等为中心大量出现,在二战时期中断,但随后又逐渐复苏。

  如今,日本的便利店将无人售货机的便捷程度升级,成为设置在办公室中的无人售货架。上个月,日本连锁售货店“罗森”推出了一种名为Petit Lawson的自助式食品购物架。里面有糖果、泡面等50余种零食,并且每个货架都设有自助结款机,顾客可以刷卡支付,罗森计划到明年2月要让这种无人售货架的数量达到1000个。

  另一家大型连锁便利店“全家”也在推广放置在办公室中的自动贩卖机,这种贩卖机能够储存饭团和沙拉等需要冷藏的食物。对于白领而言,全家自动贩卖机是解决午饭的利器,可以使他们免于在饭店拥挤之苦。

  而在中国,无人售货架也随市场的发展和需求的旺盛而逐渐兴起。领蛙、七只考拉、哈米科技、友盒、猩便利等一大批新兴的办公室无人货架创业公司频频融资,在功能上也是各有千秋。

  成立于2015年的领蛙在成立当年获得Pre-A轮融资,今年4月获得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长岭资本。领蛙已在杭州铺设1000多个点位,进入上海后,3个月迅速铺设近千个点位,入驻了智联、滴滴等多个企业。除了开放式货架,还增加了开放式冰箱、冷柜等多种形式。而且还带有支付发声的摄像头,并能够通过人脸识别抓取用户数据。

  成立于去年10月的哈米科技由新美大、京东、窝窝团等企业的高管组成,在今年4月已完成3轮融资,投资机构有云启资本、元璟资本、真格基金和点亮基金。其主要功能是为办公室白领提供早餐及加班代餐、饮品雪糕等商品,已入驻爱奇艺、ofo、瓜子二手车等企业。

  七只考拉成立于今年3月,A轮融资5000万元,由执一资本领投,经纬创投跟投。目前已在北京布点接近3000个。其货品平均毛利为35%,单个货架平均日流水120~150元,客单价7~8元。

  新公司成长速度快,老玩家也不甘落后。易果与哈米科技合作进入无人售货架领域,每日优鲜内部孵化便利购,京东到家传出布局无人售货架的消息,如今顺丰的无人售货架也正式投入使用。

  与自动贩售机相比,无人零食售货架服务的基础是顾客和商家之间的相互信赖,这也决定了此种模式会先在办公室中试行。照目前的行业状况来看,竞争的到来是迟早的事。那么,吸引资本和企业争相入局的无人售货架前景究竟会如何呢?

  根据《2017年中国无人货架市场前景研究报告》显示,截至今年9月,有16家以上的无人售货架成功融资,总金额超过25亿元。从长远角度来看,无人售货架还是具备成功机会的。

  以刚刚入局的顺丰为例。作为老牌快递企业,顺丰在大数据、供应链、仓储、物流配送等方面都有自身的优势,甚至还有自己的支付系统。在与O2O相关的“嘿客”失败之后,“丰e足食”无人货架可看作是顺丰对新零售板块做出的全新探索。

  不同于其他的无人货架,顺丰主打“有信任、有管理、有温度的熟人店铺”。顺丰采用直营模式,快递人员固定,在无人货架进入办公室之后,负责原区域的快递小哥就直接成为“店长”,以便及时补货和进行管理。

  中国本身就是熟人社会,加上顺丰送货速度相对较快,服务也较好。比如许多顺丰的快递小哥已经和办公室的白领们相当熟识,那么这种关系很容易转化到无人货架的生意中去。

  此外,根据顺丰控股发布的10月快递服务业务经营简报显示,其十月份快递量为2.55亿,同比增长12.33%,营收额达60.29亿元,同比增长25.03%,这些对于无人货架的发展来说都大有裨益。

  办公室无人货架迅速崛起的原因之一,是“市场很大,其产生的流量甚至可能对线上电商的格局造成影响”。然而事实却是,国内白领的数量其实并不像某些报道所说的有2亿人之众。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信息传输、计算机软件行业就业人数仅为349.9万,也就是说,真正符合办公室无人货架条件消费场景的,也就只有300多万人。那么按照每50个人一个货架,全国仅需7万多个就够了。

  那么许多人可能就会有疑问了,除了互联网行业,政府、教育机构、金融行业也可以算上啊。但试想一下,税收大数据透视:2021年一季度农资市场供应充足、农资。老师、政府职员这类人肯定不能在工作时间吃零食,消费场景就非常违和了,就算是白领,也不太好经常吃着零食完成工作的。

  此外,还要考虑货损问题。因为存在货损的风险,所以投放场景只能是熟人社交场景,投放人群也只能是收入达到一定数值的白领人群,这样才能有效地形成道德监督。

  另外,品类和毛利率也要加以考虑。无人货架目前只销售一些零食、泡面之类的速食食品。而在便利店中,出售的食品多种多样,包括关东煮、包子、便当等熟食。此外,越来越便利的外卖平台也给白领的用餐提供了更多选择。相比之下,无人货架销售的食品品类就比较单一了。

  在便利店,便当、包子、现磨咖啡等食品的毛利率超过了70%,但考虑到保质方面,这些加工食品不太可能在无人售货架上销售。但速食品的毛利率又非常低。通常来说,非畅销速食品的零售毛利约在10%~20%之间,畅销速食品的毛利约在5%~10%之间,甚至可能为负。而无人货架上目前销售的,正是这类速食品。

  此外,对于久坐办公室的白领而言,泡面、薯片一类的速食品和健康理念也可能形成冲突。本来锻炼的时间就不多,办公室里放个满是零食的无人货架,脑力劳动久了就更容易饥饿,所以在零食的摄入方面可能会加剧。长此以往,对于身材和健康都可能造成一定程度的损害。

  当然,从长远来看,无人货架进办公室体现的是零售业不断发展的趋势,对各方都有益处。而且随着行业和技术的发展,无人货架上的品类也是有拓展的可能的,只是想要成功,可能还要经历一段漫长的过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www.hljkp.com.cn

广州微米物联网是一家集云自动售货机制造商及技术服务商为一体的源头厂家,致力于生产高品质饮料自动售货机,无人售货机,自助贩卖机,盲盒机,生鲜智能售卖柜等设备,提供一站式无人智能售卖设备服务和运营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