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L案 律政司:无足够证据起诉梁振英
发布日期:2021-05-31 20:18   来源:未知   阅读: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文汇全媒体报道,香港律政司12日发表声明指出,廉政公署已就有关香港特殊行政区前行政主座梁振英及立法会议员周浩鼎的涉嫌贪污及公职职员行为失当指控作出全面调查,经仔细斟酌廉政公署提交的调查报告及相干资料后,认为没有足够证据对梁振英和周浩鼎提出检控,因而根据《检控守则》和实用法律,作出不对梁振英和周浩鼎提出检控的决定。

律政司申明内指出,所有证据显示,作为收购安排的一局部,戴德梁行知悉梁振英与UGL签署协定并接收UGL的款项以“不作竞争、不作挖角”。 此外,梁振英与UGL就有关UGL收购戴德梁行的会谈亦吻合戴德梁行的好处,因戴德梁行当时正面对财政困难。因为证据未能确破戴德梁行不同意梁振英接受这些款项,或该行动属于《防备贿赂条例》(第201章)第9条所针对代理人接受利益的罪行,故此,并没有公道机遇就有关梁振英贪污的控罪达致定罪。

律政司就廉政公署考察的声名原文如下:

廉政公署已就有关香港特别行政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及立法会议员周浩鼎的涉嫌贪污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指控作出全面考核。有关指控源于(一)梁振英与UGL Limited(UGL)签订协议,及在他担当行政长官期间接受该公司的款项;及(二)梁振英及周浩鼎涉嫌参加“调查梁振英先生与澳洲企业UGL Limited所订协议的事宜专责委员会”(“专责委员会”)的调查。

律政司细心考虑廉政公署提交的调查报告及相关材料后,以为没有足够证据对梁振英和周浩鼎提出检控。

检控准则

依据《检控守则》,检控人员在决定应否提出检控时须考虑两大问题:第一,是否有充足证据支持提出和继续进行检控。第二,若有充分证据,进行检控是否符合公众利益。除非检控人员信纳在法律上有充分证据支撑提出检控,即这些可吸收和坚固的证据,连同可从相关证据作出的合理推论,有相当机会能证明有关罪行,否则不应提出或连续进行检控。而验证标准则为是否有合理机会达致定罪。就本案而言,过错上述人士提出检控的决定完全是建基于证据不足的考虑。

律政司的决议

现有证据显示,于二○逐个年年底,戴德梁行董事梁振英就UGL收购戴德梁前进行谈判时,与UGL签订协议,收取400万英镑以“不作竞争、不作挖角”。部分款项是在梁振英担负行政长官时收取的。

所有证据显示,作为收购安排的一部分,戴德梁行知悉梁振英与UGL签订协议并接受UGL的款项以“不作竞争、不作挖角”。 此外,梁振英与UGL就有关UGL收购戴德梁行的谈判亦合乎戴德梁行的利益,因戴德梁行当时正面对财政艰难。由于证据未能确破戴德梁行不同意梁振英接受这些款项,或该举动属于《防止贿赂条例》(第201章)第9条所针对代理人接受利益的罪行,故此,并不公平机会就有关梁振英贪污的控罪达致定罪。

至于没有向有关当局申报利益的指控,因为梁振英没有利益抵牾,因此没有法律规定需要申报他在成为行政长官之前,与UGL所签订协议而会获得款项的金额。故此,没有申报并不构成任何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

有关周浩鼎提交“专责委员会”对主要研究范畴的订正来自梁振英,这些勘误并不会影响“专责委员会”的畸形运作。故此,没有足够证据证明这种不当行为重大至足以形成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

此外,为了完整起见,案中也不足够的证据可证实梁振英跟周浩鼎触犯其余刑事罪恶。

律政司错误梁振英和周浩鼎提出检控的决定,是依据《检控守则》跟适用法律而作出的。

律政司对上述案件的决定作出阐明,让市民对这宗民众关注的案件有全面和充分的理解。

广州微米物联网是一家集云自动售货机制造商及技术服务商为一体的源头厂家,致力于生产高品质饮料自动售货机,无人售货机,自助贩卖机,盲盒机,生鲜智能售卖柜等设备,提供一站式无人智能售卖设备服务和运营解决方案。